当前位置: 首页 ? 资讯 ? 国际动态 ? 正文

“山川上的中国”第四季第八讲:【胡野秋】再说胡适

放大字体??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9-09-25??浏览次数:0
核心提示:原标题:“山川上的中国”第四季第八讲:【胡野秋】再说胡适盐田阅读沙龙“山川上的中国”系列文学讲座第四
信用卡自动还款

原标题:“山川上的中国”第四季第八讲:【胡野秋】再说胡适

盐田阅读沙龙“山川上的中国”系列文学讲座第四季,以中国历史为经线,以中国文学为纬线,以粤港澳大湾区为辐射面,实现文学圈、学术圈的良性交叉。

“山川上的中国”系列文化讲座第四季第八讲

【胡野秋】再说胡适

时间:2019年9月27日(星期五)19:30-21:00

地点:盐田区图书馆一楼报告厅

主讲人:胡野秋

着名文化学者、作家,曾任凤凰卫视《纵横中国》总策划、香港卫视《东边西边》首席嘉宾,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客座教授、深圳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兼职研究员;参与起草《深圳市文化立市规划纲要》《深圳文化产业2030战略方案》等。导演作品:电影《爱不可及》、纪录片《触摸》等。编剧作品:电影剧本《出轨者》《夜行动物》等。出版专着有《胡腔野调》《冒犯文化》《闲人,书生活》《作家曰》等。在优酷、腾讯、网易等网络平台开设人文脱口秀节目:《胡腔野调》。

他在山顶注视滚滚红尘

文章来源:时尚国际作者:伍呆呆

要认识胡野秋,可以从梧桐山下的“秋水会馆”开始。

梧桐山是深圳海拔最高的一座山,也是深圳最美的山。

山脚下的“梧桐艺术小镇”里生活着一群以音乐、绘画、写作为生的艺术家、作家,他们漫不经心地把这个依山傍水的小镇改造成了一处艺术的桃花源。

与多数艺术家常驻梧桐小镇不同的是,“秋水会馆”是胡野秋的大书房,是他如今闲云野鹤式的生活中停留读书和写字的所在。

相对梧桐小镇上那些多数默默无闻的或是孜孜探索先锋艺术、或是关起门来以画为乐、或是只喜冷僻静处、或是漂泊流浪暂居的艺术家们而言,胡野秋既是他们中的一份子,又不是他们中的一份子。因为,作为文化学者和作家的胡野秋,早已为深圳内外的人所熟知。

最勤奋的“懒鬼”

胡野秋常爱说自己是懒鬼,甚至于他在TED论坛演讲的题目就叫《懒鬼万岁》。

如果说他是“懒鬼”,他也大概算得上史上最勤奋的“懒鬼”了。他的“懒”,只是一种对生活的“慢”,在这个浮躁的凡事都追求“快”的年代里,他永远都“懒洋洋”的,每天晚睡晚起,他的一天从中午开始。他喜欢凡事比别人“慢”一步,不争,不抢。而正是因为他的“慢”,他的不争不抢,使他得到一些别人得不到的。譬如他自称曾经是《中国青年报》最懒的记者,但早在八十年代时就已经多次获得国家级新闻奖,包括“中国新闻奖”、“全国好新闻一等奖”、“全国现场短新闻一等奖”等国内新闻界的最高奖,他的新闻作品曾经进入人民大学和复旦大学的新闻系教材。他懒懒地写出了《胡腔野调》、《冒犯文化》、《作家曰》、《六零派》等一堆书。

“懒鬼”胡野秋的嘴巴更是不懒,他是一个爱说话的人,自称“口力劳动者”。正如他的网名“大漠飞狐”一样,他心里充满了一种古典的侠义情怀,于是他忍不住要说话,不单是要说他喜欢的文化,还要说冒犯文化的话,只是,他冒犯的是当下盛行的伪文化。他在他的各种讲座,他的各类文章里,都不断地在批评社会、针砭时弊,用他有点刺耳的“胡腔野调”,表露一个正直的公共知识分子的立场。

最忙碌的“闲人”

在胡野秋的词典里,他的“懒”和他的“闲”是不可分割的。因为“懒”和“闲”,胡野秋早早地辞去体制内的职务,放弃了多少人毕生追求的所谓仕途,闲淡地过起他理想中的闲人生活,他用过一方闲章“赛闲人”。他告诉很多朋友,别人都在进步,唯独他在退步,每天退一步,现在退回书房,这是他要的生活。

但如果我们认为他真的赋闲,那就错了。他从书房里又跑到了电视上,于是,我们在凤凰卫视看到了他策划的《纵横中国》、《凤凰影响力》、《筑梦天下》等栏目,在香港卫视看到了他时而做嘉宾,时而干脆做嘉宾主持。他在电视节目中喋喋不休、侃侃而谈。不管谈人还是谈事,在他的胡氏言语风格之下,无不流露出他固有的一种豁达机智和悲悯情怀。

除了做电视节目,各种文化讲座是胡野秋游走的重心。他被中国传媒大学南广学院聘为客座教授,每个学期都要去大学上课。此外在各种讲坛、论坛上都能见到他的身影。他认为在公众讲坛上解读大众文化,这是文化人的责任。他几乎像祥林嫂一样不厌其烦地逢人就推广阅读,在各大学、中学给学生们传授快乐阅读、快乐学习的方法……这些在胡野秋眼里,都算是他这个“闲人”乐此不彼的“闲事”。

除了这些忙碌的“闲事”,胡野秋还有一些真正的闲事,那就是书法和篆刻。他写的隶书苍劲有力,行草飘逸潇洒,他的篆刻作品浑厚古朴,他从大学开始就给同学刻章换饭票了。他遇到乐器眼睛就发亮,小提琴和钢琴也都能摆弄两下子。他告诉朋友,认识几个字不能算文人,琴棋书画都要能拿得起来,那才算得文人。

久而久之,我们已经分不清胡野秋的忙与闲了。

小清新的“老夫”

胡野秋写文章时爱自称“老夫”。事实上他开始自称“老夫”的时候不过四十出头而已,这样的“老夫”让真正的“老夫”们顿足:天理何在?情何以堪啊?!

这样的“老夫”时常有莫名之举,令人哭笑不得。

朋友养了一只宠物小狗,特意带到“秋水会馆”,想去接受一点胡老师“秋水文章”的熏陶。进得门来,小狗被胡野秋强大的气场所吸引,围着他摇头摆尾地讨好完毕,就按照犬类的献媚惯例一骨碌躺倒在地,四脚朝天地冲他露出肚皮,谁知小狗的举动顿时吓到了他,他急忙朝小狗摆手道:别这样,别这样,不雅观啊!不雅观!……

还有一次朋友聚会在家里的花园烧烤,除了大人,还有一群半大不小的孩子,说好了大人们负责烧烤食物,孩子们只管玩游戏和吃东西,胡野秋的“老夫”派头从一进门就让孩子们敬而远之。岂知烧烤才开始不久,花园里就不见了他的身影,接着孩子们也不见了,主人寻到屋里一看,一群孩子围着他,正在聚精会神地听他传授考试的技巧和捉弄老师的妙法!

后来,这位“老夫”被孩子们封为“小清新伯伯”。

最不合时宜的“古人”

一头随意的长发,一副圆圆的眼镜,一袭飘逸的香云纱衫裤,是胡野秋在公众眼里一成不变的形象,这形象正符合了他的另一个网名“江南道长”的古典气质。胡野秋有一句自况:“我是一个活在当下的古人”。古典的一个近义词是古老,胡野秋在这种“古老”的形象之下,还藏了一颗“古老”的心。那是一颗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古典的心。

某年大年初一,他兴匆匆地到他一个尊敬的老领导家拜年,领导热情地让座泡茶,在两人海阔天空聊天的过程里,陆续去了几拨拜年的人,拜年的人手里都大包小包地提着,放下的除了礼物,还有给孩子的红包。末了,他告辞时领导也拎了一包礼物给他,他才顿然醒悟自己是双手空空进领导家门的。他对很多此类的繁文缛节都相当地不在行,也想过改改。但直到下次去,还是空着双手。他说他信奉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古训,因此他从不邀请朋友去他家,他也极少去朋友家串门。

出生在杏花春雨的江南,听着棒槌在青石板上的捶衣声长大的“江南道长”,装了满腹的学问,却就是这么一个不谙世事的人。他喜欢一边拉二胡,一边和志趣相投的朋友谈诗、谈歌、谈梦、谈酒,谈一切虚无缥缈的东西。时而放歌,时而起舞。

这样的胡野秋,注定是孤独的,因为他的骨子里是一个不合时宜的古人,他和那个讲究效率的快节奏的都市格格不入,他每次进山都不想出山,因为在高楼大厦里他会迷失。

在梧桐山下,他找到了可以暂时安放的居所。于是,他的身体在山下的“秋水会馆”读书写字,他的灵魂在山的顶端注视着滚滚红尘。

责任编辑:

?
?
[ 资讯搜索 ]? [ 加入收藏 ]? [ 告诉好友 ]? [ 打印本文 ]? [ 关闭窗口 ]

?

?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?
网站首页 | 网站地图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积分换礼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
Powered by DESTOON
?